位置:主页 > 社会新闻 >
原创 柳永的情诗为什么最经典也最唯美_情感频道_东方
发布日期:2020-08-20 17:57   来源:未知   阅读:

原标题:柳永的情诗为什么最经典也最唯美

柳永是一介书生,和封建社会的大多数读书人一样,把参加科举考试博取功名作为人生第一目标。然而造化弄人,他时乖命蹇,屡试不第,正是应了陆游的《蹭蹬》诗:“少慕功名颇自奇,一生蹭蹬鬓成丝。”他眼看着岁月蹉跎,却又不甘罢休,还抱着这样的心理:即使不能从政为官,也要在情场上潇洒一番,才不枉活一生。将官场移向情场,也是其迫不得已而做出的情感释放,借此完成了一个士人向浪子的角色转变。对坎坷失意的漂泊者来说,红粉好遇,知音难寻。有幸邂逅红粉知音,瞬间溢出的团聚温情让他不再寂寞和忧伤,使他暂时告别跋涉仕途的渺茫和被官场无情抛弃的苦涩。柳永将满腔的情思经过精湛的艺术加工,绮丽、凄迷、缠绵的词作便定格于一个时代,让其悲剧人生绽放出一朵朵养眼暖心的花,散发出永不消退的芬芳。爱情词中的意象让人心情荡漾“想入非非”,满足了人性的需求,为词人荒寒的生活涂上了一抹温暖的亮色。

柳永的爱情词作表现的不是“风月场”的游戏和玩弄,而是男女双方共同沉浸和分担的真挚情感。词作的意象带着女子的体温和芳香,宛如燃烧的香料,在“秦楼楚馆”的上空冉冉升起。香料之烟,袅袅如缕,氤氲了暧昧朦胧的环境,营造出一种幽微纤细的意境。如《昼夜乐》:

洞房记得初相遇。便只合、长相聚。何期小会幽欢,变作离情别绪。况值阑珊春色暮。对满目、乱花狂絮。直恐好风光,尽随伊归去。

一场寂寞凭谁诉。算前言、总轻负。早知恁地难拚,悔不当时留住。其奈风流端正外,更别有,系人心处。一日不思量,也攒眉千度。

此词以事件发生的时间为顺序,抒写男女之间的卿卿我我、难舍难分。上片以明眸、素颈、歌喉等意象刻画出秀香的绰约风姿和高超才艺。下片择取帘帷、洞房、香衾、麝香、金炉、红烛、凤帐等心荡神迷的意象,充满静谧、温馨、两情相悦、爱意融融的气氛,也道出了情长夜短的遗憾。词人使用的意象明显有纤细、绵软的特点。

柳永在爱情词中擅于用玉砌、回廊、雕栏、新月、朱扉等意象营建幸福舒适的家园环境,优美的景色衬托出景中人之间的情投意合。妙景横生妙趣,妙趣也需要寻找妙景来表达。柳永用香衾、帘帷、麝香、金炉、凤帐、娇面、红烛、罗裳、双娥、针线、玉树琼枝等意象描绘洞房花烛夜的妙景,表达男女欢爱的妙趣,再恰当不过。概言之,此类词表现的是词人爱的呢喃,是人间真情的倾诉,是人生之痛的自我言说。在意象的选择上新意不多,抒情也较直露,格调不高,可以娱乐,但不可育人。

在柳永之前,相思离别词的主人公大多数是女子,由于她们的经济地位和社会地位较低,决定了她们的生活空间比较狭窄。这些女子常常是怨妇,伤离恨别的情绪主要在于相思。而柳永则立足男子在社会中扮演的角色,摒弃女子式的哀怨、愤懑与抗争,从自身的视角出发,抒写一个多情的失意文人与有情女子的“伤离别”。在这样的离别里既有仕途遇阻的感叹,又包含有人生的苦闷、辛酸、飘零异乡的落拓、人性受压抑的创痛。柳永的相思离别词哀婉凄恻,使人深刻体会哽咽难言的痛苦和无根漂泊的孤苦无助。词人处于对自己的命运无法掌控、对自己的未来不能预测的境地,只好把所有的美好“打包整理”幻化为远去的形影,不堪回首又无处依傍。从那凄美、“空荡荡”的意象里,我们感受到相思离别带给词人的是脉脉温情中断和功名之念失落后的双重空虚。

相思离别后柳永总是悔恨,留下精神的虚无和情感的空白,对灵魂实施游离与放逐。柳永的相思离别词笼罩着一层“相见时难别亦难”的浓浓愁绪,泪水含迷茫,希冀变绝望。这类词在《乐章集》里占有较大比重,如《雨霖铃》:

寒蝉凄切,对长亭晚,骤雨初歇。都门帐饮无绪,留恋处,兰舟催发。执手相看泪眼,竟无语凝噎。念去去,千里烟波,暮霭沉沉楚天阔。

多情自古伤离别,更那堪,冷落清秋节!今宵酒醒何处?杨柳岸,晓风残月。此去经年,应是良辰好景虚设。便纵有千种风情,更与何人说?

上片一开始,词人就抓住了寒蝉、长亭、骤雨、都门、兰舟等意象描绘离别的场景。下片则采用虚景实写的手法,杨柳倒垂岸边、晓风吹拂面颊、残月当空悬挂,凄清、迷朦、暗淡的意境便营造而成,虚实结合,极富画面感。读之顿觉缠绵悱恻、凄婉动人。词中的场景类似于电影的一个特写镜头,可谓“此时无声胜有声”。柳永怀着满目的迷茫和满腔的忧伤想象别后漂泊在笼罩着无际的烟波和暮霭的江面上,楚天辽阔,天地茫茫,归宿不可知。柳永巧妙抓住“善解人意”的意象,将景与情交织,对此进行大力渲染,不仅对离情别绪起到“推波助澜”的作用,而且拓展了文学的审美空间,增加了抒情的感染力和形象美。

柳永的的相思离别词,以平冈、长亭、兰舟、危楼、片帆、杨柳岸、榭阁等意象表现游子的漂泊生涯;以烟芜、轻霭、风絮、花雨、惨绿、愁红等意象烘托春日里辜负大好时光的离情;以云淡、天高、暮霭、寒蝉、残雨、残叶、败柳等意象渲染秋天里蹉跎岁月的别绪。词人对意象的经营独具匠心,不仅契合抒情主人公的身份,而且富有形象美。

Power by DedeCms